2018年,我於芝加哥就讀社會科學碩士。歸咎於芝城極端惡劣的氣候和陌生的環境,我剛搬到芝加哥的時候花了很多時間適應那裡的一切。 幸運的是,我在芝大跑社的一次集會中邂逅了情投意合的一年級本科生孫凱文。和維吉尼亞長跑社 (Virginia Running Club) 相比,芝大的跑社要小得多,跑者間的競爭意識也相對薄弱。但我很快就發現凱文 (Kevin) 對長跑非比尋常的熱愛,我們也因此成了很好的朋友。 在我稍縱即時的碩士生涯中,我和凱文四處奔波,一起跑遍了芝加哥的各個角落。在不跑步的閒暇片刻,我們也會天南地北的暢聊各地的跑步趣聞、培訓方法、Letsrun論壇上的八卦,以及交換雙方欣賞的跑步Youtuber。凱文(Kevin)可以說是我認識的跑者中最敬業的人之一,因為他不僅在競爭激烈的菁英學院裡求學,他每週還能基於對跑步的熱愛「磨礪」出100英里的距離。

 

凱文的故事

1.你大學修的是什麼科系?你未來想從事什麼樣的工作?

起初我最想休的科系是經濟學系,是到了今年我才決定轉戰生物化學。 事實上,我高中在自然科學方面表現非常出色,但當時(剛來到芝加哥大學的時候)我一心想嘗試我們學校鼎鼎大名的經濟學科,所以才有了此番周折。 如今我在修生物化學的同時,也正在累積醫學預科和獸醫預科的學分。 身為一名動物愛好者,我由衷盼望自己能成功當上一名獸醫, 但到時我要是改變了想法,那麼骨科醫生,心臟病專家或肺科醫生這些專業都不失為幾個不錯的(還與跑步相關的!)職業選擇。 我還有朋友開過我玩笑說我應該成為專門研究菁英馬拉松選手的醫生呢!

2. 我記得你以前曾經玩過曲棍球?你是怎麼認定長跑這項運動的呢?

就像每個住在美國郊區的中產階級小孩,我從小到大接觸過諸多不同類型的運動。 但除去跑步,我一生中唯一追求過的競技運動就只有曲棍球。 與其他耐力運動相比,曲棍球是一項需要與人特別近距離激烈接觸的運動。因為自覺屬性不合,我高二的時候便放棄了曲棍球變成了跑者。 而和許多跑者的經驗雷同,我並沒有馬上變得很擅長跑步。
多年前,我跑第一個5公里的時候花了好似一輩子的時間。但是長跑總是有股強烈且神秘的力量逼著我反覆嘗試。我本是個萬分固執的人,通常,我只會在達到自己想要的結果後(不論好壞),才會捨棄對某些事物的堅持。除此之外,我的性格也非常獨立。長跑的孤立性以及剛毅性恰好填補了我個性上的兩處需求 ,所以我認為這項運動和我特別合拍。

然而,我其實有很長一段時間都無法理解自己對跑步的熱衷。我對這項運動複雜的情感和其中的辛勞脫不了干係…至今,我仍銘記自己高中時對越野賽的恐懼,當時的我是如此膽怯著比賽最後一英里即將帶給我的折磨,但在鋪天蓋地的驚恐中我又隱隱期盼自己凱旋而歸。另外,我覺得長跑「一分耕耘,一分收穫」的回饋特質也是我喜愛這項運動的原因之一,再者,我從中結識的朋友也有助於提升我對這項運動的觀感。我高中和大學期間最好的朋友都是一起跑步認識的。我想,擁有共同的興趣和目標的確會讓人與人之間的關心及尊重變得容易傳達。總體來說,我發現跑者大多比較聰明,體貼和謙虛。換成是其他的運動,我就沒有自信予以如此高的評價。我覺得跑步施加於跑者生理及心理上的磨難和曲折,是讓不友善的人在跑界中相對罕見的原因(儘管他們依然存在)。

我實在很難在三言兩語間完整表述自己選擇跑步的原因,如果可以的話,我還想繼續長篇大論,但我理當適可而止。 簡而言之,我認為跑步是件非常美好的事情,你就試想一個人徒步覆蓋一整座城市的龐大距離,整個區域只有你憑著一己之力遨遊四海,其中的痛快酣暢不言而喻。

3. 你是如何同時征服芝大極富挑戰性的課程以和自己的長跑訓練目標呢?

芝大臭名遠播的課業壓力是真的,這裡的學生除了要接受極為困難的上課內容外,還得做好被教授們的高標準耗盡心力的準備。很不幸的是,這意味著大量的自習時間,以及反覆撰寫數不清的,題材太過深奧且不切實際的論文。真要討論的話,我的作息實在說不上「正常」。就拿這學期來說,我雖然每天會跑兩次步,但這兩次的訓練我通常不分早晚。相反地,我倒是會一個早上跑兩次(清晨六到七點一次,中午十一點到下午一點一次)。我會這樣安排的原因是因為我早上的課程非常密集,所以我需要在前天的下午做明天的作業。因為每個學期的課表都不一樣,我的訓練作息也會隨之改變。其實我覺得只要了解自己的生理狀況,那訓練不管怎麼分配都會有類似的效果。

 

 

我一週的行程如下:

星期一:
6:00 AM 起床
16公里 (6:30 AM 開始)
上課 8:30-10:20AM (沒什麼時間吃早餐)
10-11公里 (start around 10:45-11:00 AM)
核心/肌力訓練/水中慢跑 (aqua jog) (10-20 分鐘)
午餐 1:30-2:00 PM
作業 2:00-5:00 PM
晚餐 5:00-7:30 PM (包括休閒時間)
讀書 7:30-8:30 PM
準備就寢8:30-9:30PM (睡前會看看Letsrun線上論壇)

星期二:
6:30起床
16公里 ( 7:00開始 – 如果星期一沒有跑強度課表就改為今天)
上課 9:30AM-12:20PM
10-11公里 (12:45-1:00 PM 開始)
午餐 2:00-3:00 PM
作業 3:00-5:00 PM
晚餐 5:00-7:30 PM (包括休閒時間)
讀書 7:30-8:30 PM
準備入寢 8:30-9:30PM (睡前會看看Letsrun線上論壇)

星期三: 同星期一

星期四: 同星期二

星期五: 與星期一類似。功課也比較少!

星期六:
7點起床 (好奢侈!)
32+公里長跑訓練 (8點開始)
午餐12:00-1:00PM
作業和其他活動 1:00-5:00 PM
晚餐和其他活動 5:00-8:00 PM
準備入寢 8:00-10:00pm

星期日: 同星期六,但是訓練距離較短。今天以恢復為主。

我自己對訓練後恢復的看法是:你只要沒在跑步,就應該好好恢復身體。不過,每個人的恢復條件與能力不一樣,像我每天只需要睡7個小時就能維持相當大的訓練量,睡太多反而會格外疲憊。因為長期的高跑量,我的代謝系統也習慣了這樣的生理狀態和作息。有些早上我甚至無法吃早餐,吃了之後反而會胃痛。我覺得自己真的是眾多跑者中的例外,因為多數跑者沒有辦法在耗盡肝醣的情況下天天完成兩場訓練。所以練跑最重要的還是要了解自己的體能界限,若想增加跑量就得依賴自己的直覺,緩步推進。

另外,我還發現自己不用做太多的非跑步訓練就可以維持身體健康。當然,我每天仍會做一些基本的核心及重量訓練(加上每週兩次的深蹲),但我認為優秀的跑者應當著重跑步訓練,額外的訓練則為次要。(除了拉筋和一些髖部活動,我也不太做物理治療,因為運動按摩實在太貴了! )。

飲食管理方面,我對自己非常嚴苛。除了很少吃油炸類食品,我的日常飲食也多以清淡營養為主。當然,我偶爾還是會放縱一下自己,但近年來我變得越來越會自我約束。雖然學校的餐廳無限供應水果蔬菜,我有時還是會選擇自己做飯,因為這樣比較好控制攝取的熱量。

 

 

我還想強調我平均的睡眠時間不超過7個小時。我因為常失眠的關係所以不敢睡太多(我每天晚上得花上至少一個小時才能入睡),而且我喜歡讓自己的身體處於警戒狀態(我覺得壓力激素的增加有助於我提早進入夢鄉)。總之,我喜歡忙碌的生活。 當你有很多事做的時候,你就可以為生活規劃許多目標,生活有目標你就不必過度擔心下一次的訓練,或下一次的比賽。 實際上,我發現兼顧學業和長跑是相當好玩的事情,因為它讓我每一天都過得充實且有計畫。

4. 自開始跑步到現在,你有改變過你的訓練/比賽態度和哲學嗎?

這是一個有趣的問題,因為每個跑者始終要面臨這兩個分歧點:訓練和比賽。 於我而言,「訓練」和「跑步本身」並沒有什麼區別,我認為如果有跑者不喜歡「訓練」,而只喜歡「比賽」或「跑步」,那他們絕對不會在這項運動中長久生存或成功。 訓練不僅是提升自我的方式,「訓練」本身更具有令人不可捉摸的強大作用,要說賽事只是「訓練」的一種體現也不為過。「訓練」的美在於它的平凡樸素與不可或缺,你夙夜苦練的時候沒有人為您歡呼或尖叫,傷痕累累的時候也無人替你哀鳴,所以在美國,跑者都喜歡把「訓練」稱為「磨礪」(grind)。

關於比賽: 我近年來發現自己經常在長距離賽事中出現側腹劇烈絞痛的情形。這個側腹絞痛的來源很神秘,我怎麼樣都找不到答案,但我覺得這應該和我賽前情緒太緊繃有關。我側腹絞痛問題常逼得我中途退賽,所以我非常的懊惱,但我依然喜愛跑步訓練的過程,也想要繼續參賽。因為我並非職業運動員,所以我也不必把比賽想成我人生中最重要的事。比賽就宛若餐後甜點,品嘗味道就好,但不必過度享用。

 

 

5. 你最引以為傲的跑步記憶為何?

 “寒假去加州探親的時候在一周內飆完225公里”  芝加哥的地形平整,和南加州的山巒跌幅剛好形成強烈對比。南加州的山地和丘陵十分險峻,有些崎嶇的路面甚至陡峭如牆 ,有些山路還會形成15至30度的嚇人尖角。寒假這週我以一天跑海路,一天跑山路的節奏累積了高達225公里(約140 英里)的里程數。雖然當地的景色豔麗,我卻無福消受。這是因為要每天起床穩穩地跑出32公里是非常痛苦的事情。這不僅僅是意志力的考驗,我那雙過度使用的腿每天都瀕臨崩潰邊緣,但我始終戰勝了皮肉之痛,硬是把自己逼出了門外。那週最難忘的一天發生在我跑上了附近一條危險山徑的時候,那頭的山路陡到我只能用走的,那時我走到腿部肌肉和筋骨兩邊抽疼,而全身更是發炎腫痛。但是,當我抵達山頂看到令人驚嘆的平原景致時,我覺得之前所受的苦都是值得的。

 “芝加哥50公里長跑”去年冬天,我來回跑完了芝加哥的密西根湖濱跑道。那段路程花了我大概四個小時,我那時當真把自己逼到一個新的境界。 現在回想起來,能在每週一次的長跑訓練裡跑出一場超馬真的蠻瘋狂的!

 

密西根湖濱跑道冬景示意圖 (圖片來源 ABC News)

6. 你未來的長跑目標是什麼?可以解釋一下你繼續跑步的動機嗎?

我開始跑較短的距離,我主要希望我近幾年所累積的跑量可以讓我苦盡甘來,有所成就。經由我的成果我也想展示一個古老的哲理,我認為這種哲理已經被這 「注意力分散」的一代所迷失,那是一種簡單卻強大的生活方式:跑大量的公里數,並在每個比賽距離都有所突破。

過著非典型的生活是如此令人亢奮。我經常在歇息的時候臨摹人們原地踏步的生活,但我得實話實說,那種存在光是用想像的就已經枯燥得無以復加!我深信跑步的淬煉能讓身心達成最純粹的聯繫(那才是生命最崇高的感悟)!

老實說,我覺得普羅大眾的生活中缺乏一些榜樣,而說到榜樣,我認為沒有什麼人比跑界裡的菁英更值得效法。 跑界頂端的人皆過著樸素,純粹,且(對跑步)忠誠奉獻的日子,僅管這種生活方式充滿磨難,與之同時,它又是如此的真誠且謙遜。跑者就猶如遠在貧脊,飢荒之地濡忍離慾的苦行僧一般,其精神力之浩瀚,真的很難不受到啟發。對我來說,跑步便形同史詩 – 其蘊含的紀律,決心,以及成功的意志都令人折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