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悉職業跑者的讀者一定相對了解選手們嚴格的培訓日程。森林跑站贊助的奧運選手張嘉哲就是一例: 他每週日都會上貓空的「國手之道」進行高速的長跑訓練,而他在中國、日本等國家,也常參與為期好幾個月的高原移地訓練計畫。然而,在沒有廠商及國家贊助的情況下,那些被世俗綑綁的市民跑者又是如何實現自己的長跑目標呢? 他們的長跑故事為何? 遭遇困境時又是如何激勵自己的呢? 身為一名市民跑者,這是我一直以來都有興趣研究和探討的一個主題。

 今年二月底的美國奧運馬拉松錦標賽,目前已有771人達到參賽標準,而這些達標的選手中充斥著許多非職業運動員的市民跑者。年僅 28歲的山姆·羅克 (Sam Roecker) 就是典範之一。身為勞碌的全職護士,Roecker不僅堅持於每個工作日的凌晨五點練跑,她每週累積的訓練量更高達160公里。2018年間,Roecker在《加州國際馬拉松》跑出了 2:30:18 的個人最佳,順利達到了美國奧運馬拉松錦標賽的參賽標準。

 

Roecker圖左白色上衣跑者 (圖片來源:Runner’s World)

 

 另一名出色的市民跑者為 31歲的杜里爾·哈迪 (Duriel Hardy) (2:18:21)。跑圈外的Hardy是名傑出的兒童腦科醫師,因為工作的緣故,他經常清晨六點就得趕到醫院照顧病患。但比起他匱乏的睡眠時間,Hardy 似乎更重視奧運錦標賽的資格。Hardy對長跑的癡狂可以從他「違反人類生理時鐘」的訓練課表中略知一二。在Hardy的課表中,凌晨四點練跑是家常便飯,為了實現150-160公里的週跑量,半夜三點展開長達32公里的特訓更屬常態。這些市民跑者的奇聞異事在《跑者世界》 (RunnersWorld) 雜誌上屢見不鮮,而這也驗證了美國民間(長跑)高手數不勝數的事實。

 

 我認為美國(優秀)市民跑者眾多的原因和這個國家的體育文化息息相關。簡而言之,美國人非常喜愛運動,他們也因此很願意在體能教育方面投入心血。這種現象清楚反映在美國的教育體制上,在美國校園裡,體育常與其他學科平起平坐,有時體育的重要性還會超越一般學術科目。這親體育的文化好處在於,即使校內學子未來不想成為職業運動員,他們自小培養的體育熱忱也會伴隨著他們長大,讓他們變成喜歡運動的大人。作為一位接受過台美初等教育的人來說,我分外了解台灣「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的教育觀,在校內,這通常意味著被重複犧牲的體育課以及其他課外活動。雖說我自己並不打算成為一名全職運動員,也不青睞美國頻繁將運動置於學業之上的價值觀,但我認為提昇國內的體能教育觀感是至關緊要的事,體育觀感的提昇不僅能確保國人未來的身心健康和生活品質, 它同時也能幫助有天份的運動員建立自信,並協助他們從僵化的教育系統中脫穎而出。

 

在接下來的篇幅裡,我將介紹我近幾年來結識的美國市民跑者,並一一闡述他們獨一無二的跑步故事。

——————–

班傑明暱稱老班

 小我一歲的老班是我的學弟,同時也是我大學時期最要好的朋友。 初見面時,老班嚴肅的表情,出乎意料的黑色幽默,以及對跑步滿腔的熱忱至今仍讓我印象深刻。大學四年我們一同參與過無數次的比賽,一起分享過一個房間,畢業後也時常見面和保持聯繫。雖說跑步是老班最愛的嗜好,他大學所選的科系「航空太空工學」卻和長跑背道而馳,畢業後,老班則任職於美國政府機關,以航太工程師的身份為海軍效力。基於老班獨特的工作背景,以及他對長跑的執念,我決定採訪他,以便了解他兼顧學業,工作和跑步的日常。



一、大一時是什麼促使你參加長跑社社團的優點為何以長遠的長跑目標來說參加社團對你有何助益

 我在上大學以前就知道自己想要跑步,所以無論有沒有同伴都不能削弱我欲拔足狂奔的渴望。大一搜索社團的時候,我因緣際會尋到了我們如今的跑社 – 維吉尼亞長跑社團 (Virginia Running Club)。跑社的招聘人員柯林。拜斯特 (Colin Best) 在知道我入社的意願後,就主動把我加進了長跑社的臉書社團,並邀請我參加社團的集會。我在出席集會的第一天就知道跑社是我的歸屬。這樣比喻好了,如果跑社是我的家,跑社裡的成員則是我的家人。我和社團裡的人一起生活,一同訓練,我幾乎所有的社交活動也都繞著跑社打轉,所以大家的關係非常密切。

 

 我覺得我們社團最大的優點是:多樣化而且因材施教。我們有些成員是跑好玩的。有些人,例如我和你(指安森)就比任何拿體育獎學金的人還要努力訓練。我們社團的存在於我而言意義非凡。它是由一群推心置腹且志趣相投的摯友組織而成,而且在我的認知裡(跑社的成員)比家人,甚至軍營裡的軍人還更為親密。 我們同甘共苦,榮辱與共,分享了一些非常直接,肌理上的連結。社團以外的人常對我們成員間特殊的感情、團結予以稱羨的目光。

 

二、大學期間你是如何兼顧學業和長跑呢另外你能簡略的形容一下自己的日常作息嗎

 長久以來,我在校內的表現都十分優異,大學畢業的時候,我甚至還拿了次等的榮譽獎項。不過,學業上的成功也常讓我暗自思忖,如果我不跑步,學習再認真一點的話,我一定能輕易的擠入資優生的行列,因為我從來沒翹過課,每項作業也都如期完成,對課業的心態一向格外慎重。但就優先事項而言,學業就僅僅是我必須完成的任務之一,跑步就不ㄧ樣了,和學業相比,長跑是我的天命。

 

 說實在的,我大學三年級(這是我訓練最嚴謹,選修課程最困難的時候)和四年級的經驗差距非常大。大三為瑞斯頓 (Reston) 馬拉松做培訓的時候,我不僅課業壓力繁重,還花了許多時間恢復以及治療身體。但忙歸忙,我發現在紀律的規範下,我還是能把該做的事情做完。比起臨時抱佛腳,我的個性更傾向於未雨綢繆。我嚴謹的性格在高中便展露無遺,那時我養成了事前規劃、籌備的好習慣,所以無論是深夜跑完步沖完澡後,還是平日放學後,假日的下午以及眾人忙著派對的星期五、星期六晚上,我的日程都被作業和訓練佔滿,幾乎沒有一刻被浪費。

 

 大四那年我正在為波士頓馬拉松特訓,那時的課業不像大學三年級那麼困難(我還修了一門犯罪文學課,每星期閱讀一本犯罪小說是我非常享受的消遣)但是我卻因為訓練過度而受了很多傷。我受股骨髖臼撞擊綜合症 (hip impingement) 的折磨很多年,大四的訓練量對我的疾病只能說是雪上加霜。我當時的時程安排是這樣的:星期一到四我會做30 ~ 45分鐘的物理治療和恢復(肌力訓練、伸展和放鬆),星期五則會花大約一至兩個小時完成類似的訓練、治療以及恢復動作(那學期我總共見了運動按摩師兩次)。總之,參賽期間我消除了許多和長跑不相關的人、事、物, 學業方面,我只完成了必須完成的事項,如此而已。 



三、全職工作對於你的跑步訓練帶來了什麼樣的新挑戰你現在的訓練方式和大學時期有什麼差異呢

 出社會後練跑要比大學時期麻煩得多。因為工作的關係,我能騰出的時間非常少。平日不上班的時候也大多把時間花在通勤、家務等瑣事上。所以比起大學,我現在的自由時間一點也不自由。因為都沒有時間做物理治療,我身體現下的恢復能力也比以前更糟,大學時期的舊傷(特別是股骨髖臼撞擊綜合症)拖到現在都還沒治好。

 

四、開始工作之後你都如何調整自己的作息?

開始工作後,我生活中最顯著的變化應該就是大幅減縮的訓練及恢復時間。雖說我現在的體格比大學時期更精實,但變瘦的同時我的速度也變慢了。我現在最大的週跑量大概維持在100公里上下,這個數字和我大學跑的120+公里週跑量呈鮮明對比。為了彌補我日漸吃不消的長距離訓練,我常在一週內穿插許多的「迷你訓練」。

 

 剛開始在海軍基地工作的時候,我得早上七點到基地,下午三點離開,因為上班的時間太早了,我的長跑訓練都得拖到下班之後才能進行,偏偏我每次下班的狀態都特別差,差到我連一個10公里輕鬆跑都會跑得異常掙扎和緩慢。意識到問題後,我便把我的工作時間調成朝九晚五。如今我的清晨時間十分充裕,所以早上九點上班前我都會先跑一趟健身房。不過,若是太早起床運動我的身體也會反應遲鈍。

 

 總體而言,我大多會在每個星期的禮拜三安排迷你強度課表(6×45秒的山坡訓練或進行 6 x 1 分鐘的法特雷克等訓練),而在星期六的早晨進行速度或間隔的鍛煉。閒散的星期日我則會做一些長距離的特訓。偶爾,我也會安排長時間的一些馬拉松配速或節奏跑配速訓練,但這些訓練對我來說有一定的困難。 另外,我也喜歡於週末的時候(通常是星期一和星期五)增加里程數,最近把我星期六的跑量增加了一倍(這是我以往在大學常做的事情,但是當時比現在容易多了)。

 

五、有哪一場長跑賽事是讓你最感動和驕傲的呢?

 讓我最驕傲的時刻:應該就是在 2:51:58 的時間裡贏得Reston馬拉松。 在 Reston 之前,我從未贏過如此嚴肅且盛大的賽事。 我不是那種擅長贏獎的跑者,而我往日贏過的比賽都屬於比較在地,且具玩票性質的5公里路跑賽,那種比賽通常沒什麼競爭者。 我從來沒有一場比賽和訓練跑得像Reston一樣順利。我在跑 Reston 的時候打破了我當時給自己制定的所有目標。 要是老天再給我一次機會重跑的話,我相信自己一定可以打破任何距離的個人最佳。 事到如今,我的半馬最佳仍發生於那場全馬賽事的後半段。

 讓我最感動的時刻:在災難性的狀況下以 2:52:29 跑完波士頓馬拉松。儘管我Reston馬拉松跑得很辛苦,但是沒有什麼苦能比得上波士頓馬拉松。


(圖片來源
Reston Runners)

六、可以分享一下你未來的訓練目標嗎支持你繼續訓練的動機為何

 未來的目標:馬拉松 2小時40分內,半程馬拉松 1小時20分內,10 英里賽事1小時內,8公里賽事  27分30秒內,5公里賽事 16分30秒內,1英里賽事 4分40秒內; 獲得夏洛蒂鎮的馬拉松冠軍,跑完世界六大馬(我還想再跑一次波士頓馬)。

支持我訓練的最大動機?還不就是跑上癮了。在很早的時候我就知道自己迷上了跑步,我也希望未來自己可以一直這麼跑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