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動員最寶貴的資產就是身體,而最了解運動員身體的除了訓練人員外(教練、訓練員),就是防護人員了(醫生、物理治療師等),而這些專業人員的協助更是確保運動員狀態的重要因子。

 今年人稱「馬拉松治療師」的-林世奇,與張嘉哲、鄧新詮、曾廷瑋等森林跑站贊助的菁英選手一起到了日本-霧之峰、中國-蘭州進行移地訓練,在24小時貼身觀察、共同訓練下,他有什麼發現和心得呢?就讓我們來看看吧!

——————————————————————-

 大家可能從張嘉哲的臉書、動一動甚至森跑海報看過馬拉松治療師在下我。領有物理治療證書三年,六年的馬拉松經驗。志在成為最了解跑步的治療師,同時是倫敦奧運中華隊代表—張嘉哲的粉絲。

 去年甘肅隨隊受聘於真男人文創商行,以打工換宿的形式,三周與選手的朝夕相處可說是滿載而歸。今年工作變忙,但六月仍搭上夢想的班機隨真男人到日本、甘肅一拚今年初我許下的生日願望—張嘉哲達標東京奧運。

 嘉哲曾說:「一個人的夢想,沒理由白白讓人為他買單。」拚奧運是我們任性的夢想,多虧真男人文創商行、森林跑站(許立杰演講、二手拍賣及日圓贊助)、及北市大中長跑後援會的支持;我們很自豪,這一趟暑訓團隊從教練、選手到治療師,我們靠自己的財、力築夢。

 像許多粉絲一樣,我也喜歡看選手跑步、期待認識他們、聊天做朋友;不同的是很幸運我的專長能獲得嘉哲認可,在團隊裡貢獻。然而這樣非傳統的合作也挑戰我創造價值的創意,過程峰迴路轉也是探索自身職涯的一段旅程。

 

長野霧之峰高原

 去年看著嘉哲、純玉等森跑選手到長野飛驒高原的動態跟文章;心中好生羨慕。終於我也有機會到日本合宿,過著如選手日出而跑、日落而泡(溫泉)的生活。體驗三周與選手同住一室,山居日本民宿的生活。

 眾多高原雪場、訓練基地,霧之峰不是日本最著名的場地。就滑雪而言這裡少了些高陡的坡,相比東京近郊、北海道這裡不是最有名的雪場;但附近的八島原濕地、車山肩,路線平緩是周末遊客來踏青的景點。最有故事性的開發應該是日本預備1964東京奧運的高地訓練祖師級基地,砂質的田徑、足球、網球場,一圈四公里有些微起伏的木削跑道,一次使用付費120日圓給管理的諏訪市。但負責剪草、場地維護,原來也是民宿老闆。

 

早上慢跑我拿著三軸雲台攝影紀錄,開啟粉絲「追」星本事,認真記錄正面、側身,從頭到腳,紀錄的全是我去年在螢幕最想看的畫面,希望帶給台灣的粉絲一樣的臨場感。霧之峰上往往跑完身上霧水、雨水夾雜一些汗水,這時候能用溫泉退去濕冷,再用民宿老闆精心準備的早餐暖實在享受。在榻榻米幫選手恢復後,選手補眠是我開工的時候,延續早上攝影的工作,我開始剪輯稍早的素材、檢討下次怎麼拍更好。

 

 自稱人體動作專家的物理治療師;回看錄影時,忍不住思考與眼前選手肌肉緊繃的關聯。一樣的速度、路面與坡度, 三個選手卻是截然不同的三種樣貌。盯著螢幕問問題,常覺得自己陷入泥淖。好在影像的主人翁,最了解自己身體的運動員都在一旁,及時給我多一點線索不留我一個人暈頭轉向。

我喜歡自己像探索新大陸的探險家、熱愛知識的科學家;雖然已經站在巨人的肩膀,前人對生物力學的探索之後,但找出自認滿意的答案前只覺得自己渺小,模糊世界的浩大。

 

 第二次高原訓練,第一次來日本。對這裡乾淨舒適的訓練環境、營養又多樣的三餐,還有溫泉可以沖去疲勞,感受到頂尖運動員才有資格享受的訓練硬體;充填休息時刻、讓人身心舒暢的是民宿門外迷霧中長滿整齊蕨類的池塘,還有放晴時遼闊的視野。

 民宿空間恰好讓我們找到各自舒適的時空,吃完飯嘉哲喜歡坐在販賣機前的沙發看看台灣新聞、老鄧跟我利用下午訓練前的空檔可以在寬廣的餐廳讀書、廷瑋則喜歡躺在榻榻米上,聽著耳機,看看書;雖然四個人二十四小時生活在一起,談天說地了三周,像認識很久的朋友般我們熟悉彼此的喜好與生活習慣。

 一生能有幾度這樣長的時間,與幾個人生活一起;像這樣有多一點的緣分能彼此欣賞是再幸運不過。這趟移地訓練除了變身偽選手,更留下一段值得留下的回憶。

 

蘭州西北民族大學

 順利結束日本的行程;與精緻的食物道別前,忍不住在名古屋過一個不計卡路里的瘋狂遊走便利商店零食的一夜。

 在甘肅,攝影、遞水有人與我交班;但選手處理的工作量倍增,感謝淘寶與中國四通八達的物流我這回更像一個專業的隨隊治療師,房間自備專業的治療床。選手體驗升級的同時,治療師的身體也增加了使用期限。

 尤記去年三周在甘肅,自己最後一周意外扭傷了腳踝。體會到不能跑的痛,心理比腳還難受,扭傷從此成了我心中不時提醒自己的隱形敵人。果然這趟更大規模的移訓,第一次課表就碰到彎道有隆起的跑道,我的課表還沒完成就被扭傷的學弟預約看腳。

苦惱選手腳踝的同時,除了嚴重度與受傷類型的分辨,在尋找最佳治療解方的同時我更想避免扭傷復發。山不轉路轉;路不轉人轉。處理腳踝扭傷,如果能未雨綢繆,會比靠隨隊的治療師用技術亡羊補牢更好。

既然路面的隆起難移除,但能用膠帶警示,從此檢查跑道並事先貼上膠帶警示,成了我課表暖身前的工作。

 

選手成績要進步,課表與恢復都重要。在資源有限的情況下,連包攬當今長跑世界紀錄的 NN running team 也有足以擔當女子配速員、熱愛長跑的西班牙籍物理治療師

因為長跑運動的特質,訓練時能協助配速的隊友顯得比短距離有意義。配速員不像球類運動的隊友,對手有很明確的合作或對抗,看似可有可無的工作,卻是優秀長跑選手身邊不能少的角色。

有趣的是,配速員跟物理治療師在團隊中有個重要配角的共通點:鮮少成為螢光幕前的明星,卻是每個明星背後除了教練、營養師以外重要的角色。

需要與選手生活、訓練在一起,對彼此的課表、身體狀況非常熟悉;心理上更是朋友般,總是在身旁,無聲而安定的支持。

 

從小好動,看到運動明星總忍不住幻想自己在場上的英姿。如果問那時候的我,在選手與治療師之間做選擇,我的答案肯定是前者。誤打誤撞,讀了物理治療,其實也只是把自己的身體用運動員的標準來處理,不曾妄想像老師級的人物,真的接觸到頂尖運動員。

治療師當粉絲的心情跟一般人無異。面對支持的運動員,會期待他的表現、好奇他螢光幕後的生活、能一起跑步那更是興奮地難以言喻。與北市大相處一年多,其實更像一個團隊,第二次來民族大學,希望自己的一點力氣能真的幫助到支持的選手;他的圓夢,好像也滿足了我心中某部分的心願。

講到甘肅當然不能不提名揚內外的蘭州拉麵,早餐到消夜,親切可及就像義大利的濃縮咖啡。另外西北素有瓜果之鄉的美稱,西瓜、哈密瓜、黃河蜜、各式甜瓜從卡車到廂型車滿滿地載來賣。往往一顆不到台幣一百元,夠分給10個人。

寶島之子愛吃水果媲美大象,黑猩猩看了都驚訝,來到瓜果之鄉,桃子葡萄、蘋果梨子,每次下午慢跑完定要拿出水果刀,一定要殺一顆旱沙瓜補補大家失去的水分。

離開了日本,飲食沒有民宿老闆,全由自己負責,我也要很誠實地跟大家報告,我在日本減掉的體重即使一樣大的訓練量,如果飲食沒有精準控制,還是會破功的。

 

結語

我的馬拉松,從跟我父親兩個人繞著眷村跑,到今天認識台灣菁英選手甚至乘著他們的資源與視野認識更大的世界,有幸站上像森跑這樣的舞台將知識分享與更多跑者交流也是自己職業生涯的里程碑。

花兩個月,放下相較正當、穩定的工作移地訓練,說穿了,是一次自私的逐夢之旅;夢想參與真男人的大計畫、挑戰自身的能耐、走晃見識世界各地。過程種種有點辛苦;跟馬拉松撞牆的後段不謀而合。有人說我們自虐,但我享受當下的浪漫。

跟嘉哲聊天交流彼此想法,我最喜歡這句柯文哲說的:「失敗是常態;成功是例外。」放在心中,很鼓勵一股腦自私逐夢的我(們)。移地訓練,除了增加紅血球與粒線體密度,還要告訴大家與未來的自己,曾經不畏失敗的經歷。

 

延伸閱讀:

馬拉松治療師2018的移地訓練

馬拉松治療師高原恢復三寶—冷熱水浴

馬拉松治療師高原恢復三寶—氣壓按摩器

2019 移地訓練報告(下集)-為什麼移地訓練要去海外?台灣也能移地訓練啊!

2019 移地訓練報告(上集)-為什麼移地訓練要去海外?台灣也能移地訓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