宮崎合宿訓練接近尾聲,原訂2/19要前往東京與神野大地繼續訓練,但現在從日本回去已經要自我管理戴口罩😷14天,而擔心如果疫情持續擴散,回台可能要被居家隔離14天,只好忍痛跟山神說Bye Bye 😭

 

有參加青島太平洋馬拉松的跑友,一定知道起點的宮崎綜合運動公園,這次我們就是在這裡訓練,賽事的10公里路線,就是我被神野大地拉爆的Long run路線😂

 

公園旁有一處防潮海松樹林,內有三公里&兩公里的越野跑道,是神野大地覺得是日本「最高」的越野跑道,最高不是海拔高啦😂是最棒的意思(笑)。

越野跑道砂質透水性強,上午下雨下了半天🌧️,下午去跑已經無積水。土質也不鬆軟且扎實,16公里4分整有氧跑也是輕鬆愉快,而台灣較缺乏吸震高的訓練越野跑道,所以週跑量增加都要相當保守的以+5%為主,而在吸震效果佳的場地,週量可增加+10~20%起跳。

 

在這最不習慣應該就是無晨跑,訓練分上午10:30、下午16:30,所以早上7:30吃早餐,訓練後是13:00吃午餐,如果午餐不太克制,下午訓練肚子就會很脹😂,我用翻譯軟體跟神野大地說,台灣人好像覺得越早起床跑步越強,他也是笑一笑,所以晨操只是因為要上班、上課,對於變強沒有太大正相關😅 (可能對於心理上有正增強等等的作用~但…睡飽一點比較重要啦!)

 

移訓後,森跑的小編問了我兩個問題,也跟大家分享

1.這次參加神野大地團隊的移地訓練,和在台灣團隊的移地訓練,模式上有沒有什麼差別?

我認為重點是選擇適合訓練的「環境」,現在很多日本選手在南方訓練,春季日本中部以北還是太冷,所以到南方訓練,而宮崎一整年以12月~2月雨量最少,也就是台灣人是避暑,夏季往北方走(日本則相反),但本質上兩者一樣的道理,減少溫、濕度環境對訓練的影響。所以移地訓練的重點是移地,課表部分就試看選手本身的訓練重點和方向。要用智慧尋找適合的環境訓練,而不是只用意志力訓練。

 

2.對於身為”職業選手”的神野大地,有什麼觀察到什麼特質or印象深刻的嗎?

平時很好相處,見到陌生人不會害羞,第一天就跟我談論台灣與日本跑者正妹為誰(原來職業選手都是這樣保持動力的!笑),平時很常開玩笑,但訓練時是另一種氣氛,很嚴謹,也看的出來他對於職業跑者這身分的尊重和態度。

 

近日日本也在討論プロランナー (Pro Runner)職業、專業選手的定義,因為社群軟體的興起(SNS),職業與業餘選手之前的界線變得模糊,甚至因為多種網路社群管道,業餘選手的資訊、知識、人氣勝過企業隊選手,而這方面其實跟台灣現象差不多,素人的知識、資訊、裝備更新速度比競技運動員快,甚至玩票性質的素人跑者已經認真到跑贏競技跑者。

 

對於界線的模糊,但從日本的討論中不難發現,最終還是要以「商業模式」為主的才能稱的上職業選手,主要收入來至於贊助廠商與賽事獎金,競技結果符合支持者與贊助商的期待,且對社會有所貢獻及擁有個人競技哲學。

 

這次神野大地團隊有三位選手、一位教練、一位YouTube製作人。都是青學OB,有點像UTR(北市大中長跑後援會),學長學弟組成的團隊,但是神野的贊助商比較強大😅

 

從2012年 藤原新 的時代起,後起新秀 大迫傑、神野大地、川內優輝、新谷仁美都是日本職業選手的領頭羊,而對於離開企業隊成為個人職業化選手,雖然失去在企業中的安全感,但卻多了自由的空間。大迫傑對於企業隊的想法在他的書中也有寫到,請各位期待中文版新書出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