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哲豪小檔案

2019 日本德島馬拉松 2:37:37(日本陸連、IAAF公認)

2017 萬金石馬拉松 國內亞軍 2:36:18 PB(歷代第98傑)

2016渣打半程馬拉松 1:12:59 PB(歷代第81傑)

2018 新北市萬金石馬拉松官方訓練營教練

2016 GARMIN我要變強跑步營首席教練

2014 台北市體育局馬拉松夢想班教練

 

 #張哲豪 的故事有如一部電影,從充滿熱血的青春,面對現實的迷失,到再次抓住生命的方向,過程起起伏伏,但使始終不變的是,他沒有忘記跑步。

 

Q.跑步對你來說代表著什麼,在你生活中扮演什麼角色?

跑步就像是我的根,跟我的人生經歷綁在一起,就像是一種羈絆,我的生活從跑步延伸,也因為跑步,我得以圓滿。

 

 

Q.知道哲豪是從田徑名校”成淵高中”畢業的,可以跟我們聊聊你成淵高中對你跑步生涯的影響嗎?

我在國中的時候加入了成淵國中田徑隊,之後成為成淵高中田徑隊,但當時不是體育班,是普通生。也就是說我們跟大家一起上課,直到放學後才開始練習,所以我們更珍惜練習的時間,也因為是普通班,其實自己的高中生活也是蠻豐富有趣的!(笑)

這樣的經歷讓我知道,時間分配的重要,而且也知道只要有決心、夠自律,是可以把事情、生活處理好的。另外,在成淵學習到最多的應該就是”飲水思源”了吧~因為學校、教練、同學都願意幫助我們,我們很感謝,並以校為榮。只要去比賽、穿著印有校名的衣服,不論場上場下,品德或成績,都以做好成淵高中的一員為己任。

 

 

Q.能夠跟我們聊聊高中、大學、出社會的你,對跑步有不同的感受嗎?

高中最單純,最沒有雜念,上課以外的時間就是跑步,除了教室就是操場。在高中,田徑隊就像個大家庭,都會互相幫忙,即使打打鬧鬧,內心都是非常團結的。尤其,每當看到學長、同學有優秀表現時,都有一種使命感,一種想要保持榮耀,拚盡全力的使命感!在那時,跑步就是生活,是最熟悉、喜歡的事情。

到了大學,因為家裡有些經濟問題,加上從有體制、有系統的高中畢業後,不太習慣大學自由訓練風氣。也因為大家來自不同地方,有各自的想法和態度,不像高中那麼團結…而且當時也沒什麼路跑風氣、教學機會,常常就是要為了生活去打工,當時真的很辛苦,對跑步、訓練的熱情也似乎被消磨掉了(跑步/田徑就是一個學業必修項目,你必須得做)

 

 

出社會時,其實就是找工作(台灣大部分體育選手都要經歷的過程),但隨著工作較穩定後,也會找時間運動~但只限於維持運動習慣。直到遇到了 ”三重箭歇團”的,當時覺得這個跑團的氣氛很像高中訓練時的感覺~大家很團結,為了跑步訓練而在一起~

 

 

後來,因為實力比較好~被跑團找去參加美津濃接力賽,之後就越來深入了,感覺好像就加入田徑隊/第二次選手生涯(笑)那是一個很特別的過程,就像是在跟自己對話,確認自己的心態與想法。我曾經很喜歡跑步,但也曾經想離開跑步,再次認真投入訓練、比賽就像是一個讓我找回自己,找回快樂的方法。

 

 

Q.你是上班族、選手、教練,你會怎麼分配、管理自己的生活?

因為自己是科班出身,對於訓練概念、操作方式、狀況掌握都蠻熟悉的,所以對我來說真正要管理的是訓練以外的部分。我會明確的切割時間,例如:上班前是選手、工作時是上班族、下班後是教練,把時間分開,全力投入!

訓練部分,我習慣依照體感去安排訓練的內容,不死跟課表(當然有時必須完成指定的課表),每一次的訓練體感都是更了解自己的機會。

 

 

Q.在訓練上最需要克服的是?

我比較幸運,沒什麼嚴重的傷勢,所以比較沒有身體上的困擾。最要克服的其實是”自律”,為什麼說自律呢?因為總是會被現實、被旁人、被環境影響,當身邊的人都放棄、休息的時候,如何保持態度、完成目標、堅持下去,這真的很難,但這也是我一直在努力的。

 

 

Q.聽起來,你是很認真的人,教學風格也是這樣嗎?

嗯,我的教學風格就是認真、專注,因為每個人時間、精力有限,能好好投入訓練其實是很幸福的。 同時我會給學生目標(趟數、秒數等)和鼓勵,希望他們能挑戰自己。

 

 

Q.對於渣打全馬班的期待和目標是?

希望這班學員可以建立自己的觀念,可以自己分辨什麼是對自己好的,適合自己的。教練給的建議,是以整體面、經驗面切入,但如何藉由這些過程達到自己的目標,必須要自己去探索和思考。每個人的工作、生活狀態都不一樣,大家應該廣納各種意見,多聽、多看、再找出適合自己的方式。比起課表內容,專注、耐心、健康應更加重要。這次的課程最重要的就是讓大家對於跑步、訓練有正確的觀念,並且在教練團輔助之下,可以順利的操作,了解自己的狀態,達到合理的目標(講得出來就跑的到)。

 

 

Q.想跟學員/跑者說的話?

先問問自己”你想跑到幾歲?”

生活是建立在規律和平衡上,跑步更是。如果選擇了跑步,對選擇要有責任感,即使是跑健康,也要有進步。不一定要/能跑一輩子,但要為跑一輩子做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