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你還記得你開始跑步的原因嗎?每個人的原因都不太一樣,但每個跑者心裡都有一個堅持跑下去的理由。

森林跑站跑班學員-王裕朝,他在10/27的長榮半馬以2小時29分,完成了他的初半馬,這成績看似普普通通,但這卻是他經歷人生低谷與灰暗後,跑向陽光與自我肯定的見證。

 

他的與眾不同
當時在跑班看到裕朝時,必須很誠實地說,當時特別注意到他,是因為他有穿著燒燙傷的壓力防護衣,在第一時間反應下,難免會稍微擔心他的身體狀況,因此有請同事、教練特別留意他的出席、上課狀況。

當時他上的年度班課程是一種比較彈性出席的上課方式,但後來發現,裕朝的出席率非常高,幾乎每周都來,沒有請過假,對於教練的教學和設定目標是更是從來沒遲疑。你看的出來,他是全力的想完成-關於跑步這件事,他的神情給人一種沒有想要低頭的堅毅感。

 

用跑步反轉被命運翻轉的人生
裕朝原本從事一個關於汽車維修的工作,但在一次工安意外中遭受到大面積的燒傷(全身27%面積),造成身體機能的傷害,尤其是汗腺與皮膚的問題。裕朝說,因為汗腺和皮膚受損,即使離事發大約2年了,當他曬到太陽時皮分會刺痛,而運動時更因為排汗散熱不佳,導致身體有灼熱感。

意外發生後,因身體因素暫時停止工作,同時也進入到 陽光基金會 進行復健。復健過程非常辛苦,但他知道唯有好好復健,才有可能恢復到最好的狀態,因此他總是保持積極,從來沒想要放棄。但總是被要求穿戴護具、依照程序來的復健過程,讓裕朝覺得處處受限,在身體逐漸恢復和復健人員引導協助下,開始嘗試快走/跑步。 這時他發現”跑步,好自由!我想要跑步”。

 

跑步是一種向前、突破的實踐
就在裕朝開始接觸跑步的同時,陽光基金會與路跑協會合作,以推動臉部平權運動為方向,共同舉辦國道馬拉松,邀請這些經歷過燒燙傷的朋友,投入室外運動並走向人群。

因受傷,讓自己覺得跟別人不太一樣的裕朝心裡有一個想法”復健這麼辛苦都撐過了,跑步也沒問題的!”如果我可以跑步的話,我跟人家還是一樣啊,我能證明,大家能做的,我也能做!

之後裕朝在基金會的志工鼓勵協助下,與當時一些的傷友/夥伴一起努力練習,並在2019國道馬拉松,以1小時6分完成10K路跑。裕朝說,有人認為燒友沒有辦法在太陽下,不能面對陽光,但我想證明,我們可以,我們能在陽光下奔跑” 。(這是一種骨氣,一種正向的倔降)

 

加入跑班,感受跑步以外的事
在跑完10K後,裕朝在心中設下了一個”完成半程馬拉松”的目標,他知道需要更完整、專業的訓練,因此來報名了森林跑站的跑班,說到在跑班體驗,裕朝表示,跑班確實給他許多幫助,包括一些姿勢上的調整,讓跑步能輕鬆省力一些。而每周上課,也讓生活有了定性,此外,因為有跑班同學一起上課,跑起來比較沒那麼無聊~XD

 

他還特別跟我們分享一個小故事—參加李翰暄教練的半馬班期間,有一次在大安森林公園練配速跑,教練要求每個配速組別的同學要輪流出來領跑一圈(2.3K),並且要穩定配速。在那一次下課後,有同學跟裕朝說”你配得很穩耶,厲害!” 這時他有一種被稱讚、肯定的感覺~(笑),而他感到那種發自內心的開心。

裕朝笑說難免會想偷懶,但想到教練三不五時在群組跟大家提醒、聊天,就覺得好像有人在看XD 加上教練有給課表,他只要照表操課就好,不用思考,所以還是會要求自己去運動。

 

擁抱目標、投入熱情的跑者生活

聊到之後的目標,裕朝說,完成長榮半馬給他很大的成就感,他非常開心!雖然身體還是有點不適,但都在控制範圍內,覺得自己的程度差不多就在半程馬拉松。

雖然有續報翰暄教練的全馬班,但近期還是會以跑半馬為主。加上,現在從事餐飲外送員的工作,體力部分還是要考量,因此暫時沒有考慮全馬,只是想說全馬班訓練應該更紮實,這樣跑半馬應該比較輕鬆吧(笑)~但不論次參加什麼班,跑哪一種比賽,裕朝覺得跟大家一起跑步的感覺蠻好的~他也很喜歡跑友間那種認真但又有點輕鬆、嬉鬧的互動方式~

 

跑步給了我-重生的人生
最後問問裕朝”跑步對你來說是什麼?他有什麼意義?”
他說,”是給自己一個目標堅持下去吧~”但有趣的是,以前身體好時是不運動的,現在身體不好(受傷後),才開始運動。 或許是因為當我覺得人生在走下坡時,開始跑步,跑步讓我有了生命力與信心,把我拉起來,讓我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