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期五天的110年全國運動會已於十月份精彩落幕,參賽的森林跑站贊助選手的表現相當精彩,打破2項大會紀錄、1項個人最佳紀錄,並取得4金1銀1銅的佳績。
回顧賽前準備與賽中的點滴,選手們對於接下來的目標與賽事準備上,有了更多的期許。

 

曹純玉
10000公尺 34:01.26 第一名(破大會紀錄)🏅
5000公尺 16:23.89 第一名(破大會紀錄)🏅

以全運會作為備戰臺北馬拉松的曹純玉,不但跑出既有的水準外,也成功刷新女子5000公尺和10000公尺大會紀錄。正值馬拉松訓練週期和生理期來臨的純玉,除了感謝教練的訓練與支持外也提到自己這次賽前心情還算是蠻放鬆的,告訴自己盡力較好:「因為主要目標放在年底的馬拉松,所以比賽過程中想著讓身心放鬆,把這當成平常配速跑來訓練就行。」

如同許多選手在備賽期都遇到疫情的擾亂,陳囿任教練在訓練時段和地點的選擇上有做了些調整,但不因此降低訓練的質與量,純玉:「為了維持訓練,我只能避開人群盡量往山上跑;或利用一大早路上沒什麼人車的時段練習,今年的訓練量和去年差不多,並沒有因為疫情而減少。」她也坦言在疫情後期時難免會有點心煩:「戴口罩跑步真的很喘,但想到醫護人員的辛苦,還是會忍耐下去」。

緊接著臺北馬拉松,純玉將目標放在亞運達標(2小時35分),並期許能突破自己個人最佳,秒數越快越好。

 

曾廷瑋
3000公尺障礙 9:05.46 第一名🏅
5000公尺 14:58.23 第二名🥈

有過上一屆全運會不錯的經驗,加上今年地點在新北市,身為地主隊的一員,廷瑋很期待可以為自己與新北市再添上一筆光彩:「比賽開始前告訴自己不要想太多,一切就順其自然,因為我知道一切能做的努力在比賽前都已經完成了,現在只需要自然而然的讓一切發生。」

對於疫情壓縮了以往的備賽週期,暑期累積的基礎能力不像往年一樣好。為了在有限時間內把狀況調整到最好,廷瑋正面以對、回歸初心、把自己當成新手、不想著過去的成績、重新出發:「疫情的影響是所有跑者都會共同面對的,我覺得這也代表著從疫情開始每個人都站在同一條起跑線上。從疫情到比賽,比的就是誰願意接受重新開始的自己,儘管跑不快、受挫折,仍然接受並再次挑戰自己的頂峰。」

而對於自己在全運會上的表現,廷瑋也不因此自滿:「我認為開心一下子就好,很快地就應該要將心情平復下來,回歸到平常的生活,繼續為下一場比賽準備。」
結束一場比賽,也意味著開始預備下一場比賽,接下來的廷瑋將回歸步調,朝著明年亞運的參賽標準做準備。

 

李奇儒
5000公尺 14:54.47 第一名🏅
3000公尺障礙 9:15.69 第三名🥉

賽前因自身神經痛剛轉穩定,加上疫情二級警戒後才恢復常態訓練,奇儒認為這不是個比賽的時機:「說實在苦不堪言,身為一個艋舺人,一度覺得會不會封城。幸好還能使用河濱自行車道及部分健保醫療場所作為訓練依靠。」有的時候奇儒會透過到碼頭邊冥想,一邊保持訓練動機,一邊幫助自己調整心理、減低焦慮,頻繁的時候他會天天去,修煉出一個自我的念能力。

「在5000公尺和3000公尺障礙第一圈時就發現身體狀態不好,跑感自然不太優秀,只能背水一戰。整體來說,對於自己在3000公尺障礙中途失誤後的處理及5000公尺末5圈的表現算滿意,而賽前狀況的調整不佳,是我下回挑戰最佳成績時會注意的。」

「賽後心情就稍微輕鬆一些,但比賽後兩天訓練時不慎練到抽筋,看來心情還是需要戰戰兢兢的。」
對於接下來的自己,奇儒希望能在場地賽中長跑五項突破自己所估的個體上限值,未來更計劃朝全馬的目標邁進。

 

周鴻宇
10000公尺 31:28.85 第五名 (個人最佳)
5000公尺 15:20.89 第七名

全國大專校院運動會,鴻宇在1000公尺決賽率先奪下田徑賽場上的第一面金牌,給了自己很大的信心,但也坦言兩場比賽只隔一個禮拜的時間,需要快速調整恢復體能狀態,無法有額外的時間在做自我加強。

「跑10000公尺的時候跑感很好,就順順地跑,只可惜後段沒調整好速度沒有加出來。」談到比賽時的跑感,鴻宇很滿意自己突破了個人最佳,但也發現速耐力訓練的不足,覺得自己還可以再更好:「5000公尺的時候給自己的壓力太大,從熱身一路緊繃到比賽,導致沒有好好地發揮實力,真的是大失誤。」

備賽期間因疫情關係學校操場關閉不能使用,鴻宇也完全不敢出門訓練,直到後來想辦法往人煙稀少的地方練習;這樣的艱辛也讓鴻宇在心態上有了不一樣的角度:「全運會結束後我認真的體會到在比賽前不要想太多,會讓自己更緊張。」

相信全大運與全運會的歷練,為鴻宇帶來更強大的助力,緊接著力拼臺北馬拉松、達標世大運,期待能突破自我極限,站上世界的舞台。

 

張芷瑄
馬拉松 2:58:38 第五名

「這次全運會準備的並不理想,時常沒把訓練課表吃完,導致信心不足,對比賽非常沒把握。7月到梨山高地訓練算是恢復調整階段,一直到9月阿里山高地訓練才進入正常的訓練階段。」
5月疫情中斷訓練一段時間,加上炎熱夏天須配戴口罩跑步,芷瑄對自己的賽前狀態並不是滿意,教練在每次訓練結束時也鼓勵著芷瑄做好自己該做的,不能還沒開始就先輸了自己。

比賽當天芷瑄在前半程跑感節奏算輕鬆,但途中發現手腳末有腫脹發麻感,不斷地想辦法調整狀態、維持配速。28公里時她嘗試加速結果開始側腹痛,35公里後狀態越來越差,最後選擇放慢速度,完成比賽。儘管沒能跑出好成績,對於不滿意的自己,芷瑄還是感謝自己在最痛苦的時候,能冷靜思考以不受傷為原則完賽:「競技運動總是幾家歡樂幾家愁,獎牌只有三面,每一次都要卯足全力的拼搏,坦然的接受結果,我不會永遠都是輸家。」

看到場邊觀賽的大家賣力為自己加油,內心充滿感謝:「因為有你們,讓我每次在頻臨瓦解的心態,再次重啟動力持續完成比賽!」
芷瑄期許自己,對每次訓練都能堅定的走下去,當覺得辛苦的時候,想著不只是自己辛苦而已:「唯有戰勝自己心中的恐懼才能更進一步!」

 

陳宇璿
3000公尺障礙 11:39.46 第七名

疫情的影響讓宇璿對比賽既期待又怕受傷害,她試圖讓自己放鬆,努力調整好心態,但仍深知自己的訓練不夠,與教練討論後決定捨棄10000公尺決賽項目,專心備戰3000公尺障礙:「疫情最嚴重的時候,我完全不敢出去跑步,當時就在家裡做核心,把自己的身心靈照顧好。」

比賽時採用前面保守、到後面1000M再加速的策略,並針對這樣的方式做加強訓練,不斷模擬中途會遇到的狀況;但看見自己的表現不如預期,後段時候掉速嚴重,內心其實很難過:「雖然很多朋友跟我說盡力就好,享受比賽,但站上起跑線,對自己還是會有些期許。」

回顧自我、認清現階段狀況、調整自我不足的地方、從錯誤中成長,宇璿對自己有了更多的期許:「情緒需要抒發,哭完了,再往前就好。接下來我會漸漸轉戰長距離,多參加路跑賽以賽代訓,幫助自己更快回復到以前的水準。」

 

鄧新詮
馬拉松 DNF

「三級警戒時幾乎沒什麼練,一方面擔心感染、一方面還不適應戴口罩運動,直到疫情趨緩後才開始恢復跑步且慢慢增加訓練量;9月時施打疫苗當週在訓練課表上也做了些調整。」8月中阿里山移地訓練後的老鄧,整體狀況都很穩定,加上賽前準備從訓練、恢復、補給、策略上都在掌握中,所以相較於以往起跑前的緊張心情,老鄧多了一份興奮,期待自己的可能性。

「一直以來都沒有在大型全國賽事(像全中運、全大運、全運會)上拿過前三名,多少心中都有渴望。」

比賽開跑後老鄧以3:33的配速高速前進,9K後逐漸拉高配速到3:20、持續抵達第一折返點14K:「第一圈結束時身體漸漸出現腹痛的徵兆,我有想過是否速度稍微放慢、保留名次就好,但看到與後面選手還有段距離,想到如果放慢速度拿到了金牌,自我的挑戰就會到此結束。抱持著這樣的想法,我決定繼續拚下去。」可惜接下來的劇情不如預期,緩下速度調整呼吸,側腹痛也沒有改善,配速像溜滑梯般往下掉。30K後左腳後大腿開始抽筋,跑走拉伸狀況態持續到37K抽筋仍然糾結著,最終決定棄賽。

「我認為自己已經毫無保留,很感謝支持我的教練、隊友、家人、朋友們以及所有贊助商,讓我可以毫無保留的拚一場,也很感謝當天在現場加油的所有人,以及在棄賽後照顧我的防護員與朋友們,真的很溫暖。」

對於這次的全運會馬拉松,老鄧覺得滿意的部分是能自己夠不被緊張感與保守的心態所束縛;而現場對於環境因素的敏感度、臨場細微調整的能力,老鄧認為還可以再多訓練加強。相信未來的老鄧將繼續自我磨練,期許超越自己的極限,微笑回終點。